Profile Photo
這邊是Mia大家好!是在Fate圈打滾的台灣人//日服的FGO跟國服的都有摸uwu
主推天エド!!通常只要有坑都會進去踩踩看(?
天草All!All伯爵!
會寫一點文章偶爾畫畫圖,請多指教!!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突然想到那個禮裝也能寫文】

•不過禮裝的正式介紹也還沒出來,現在就只是腦補而已(??
•摸不太到童謠(愛麗絲)跟傑克的個性 將就將就(欸
•OK?

=>

白白小小的雪自天上飄落於地面,像是宣告著冬天的來臨般雪白的天使自天上降臨。
此時的迦爾底亞也正為了即將到來的聖誕節而上上下下都在忙碌著。不,說是忙碌也不盡然,基本上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都在玩樂中進行。
——今日的迦爾底亞依舊和平。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白髮少年有幸脫身逃離混亂的佈置現場。
正當鬆一口氣之際,彷彿就在這時被抓包一般,後方一個女孩的聲音叫住了他。

「是四郎——!」
不禁一顫,少年轉頭看向來者。

穿著歌德服飾的女孩帶著笑容站在前方,兩撮辮子小小搖曳著。
記得這女孩是叫童謠,似乎是來自童話——不切實際的存在。
「童謠,有什麼事?」一如往常,少年——天草四郎輕輕蹲下到與女孩的視線一樣的高度。
「四郎怎麼會在這裡?大家不是都在大廳跟Master 一起佈置嗎?」偏了偏頭,女孩問道。

嗯,被抓包了呢——真沒辦法。

「哈哈、因為有點事就......」天草苦笑著回應。
少年的話還沒說完,一個急促的腳步聲立刻嵌入耳膜。
「呼呀——?」看到少年,聲音的主人立刻佇足。
「童謠、在這裡哇。」眨了眨眼,穿著單薄的女孩說道。

就在這時,童謠的腦中閃過一個主意。
「傑克,一起玩吧。」
「欸?」
「所以說四郎你是偷偷跑出來的吧?作為懲罰,我要求你做一件事。」
「只要是不過分的要求,我盡力。」

「既然你都跑出來了,那麼就唸故事給我們聽!」



不知道為什麼演變成這樣。
既然都被抓到了也不好意思拒絕。
這麼說來,故事是要說什麼呢?
曾聽說童謠討厭壞結局,那麼——

天草坐在椅子上,傑克則攀附在少年的右肩上,童謠則穩穩的坐在少年的大腿上。
輕輕翻開書本,並沒有照著書本上的內容,少年開口:「我要講一個為了理想與和平的少年的故事。」



少年來自一個小島,自小就被冠上「奇蹟之子」的稱號。
他所行使的奇蹟是當時的人們憑空捏造出來的,真正的他並沒有這種能力。
少年未被稱為聖人,然則卻也因為這個偽造的奇蹟帶來了希望,對眾人來說的他是救贖。
背負著虛偽的名號,少年就這樣在他人協助欺騙眾人中在島上渡過了十五年。

是誰呢?當初是誰編造少年是奇蹟之子的謊言呢?無從得知,又或許少年覺得沒有得知的必要。
單純的希望世界能和平,沒有戰爭、沒有暴政,這是少年唯一的願望。
縱然身邊的人所做的事與他的理想相距甚遠,少年依然故我地向上天祈求著。

然後在少年十六歲時,那件事情發生了。
因興建島原城增加的財政負擔、長期的天災與嚴重的賦稅問題終究造成了人民的反彈。
叛亂固然無法避免,少年被推舉上最高的領導位置。
只是個御輿,那又如何?
對於少年來說,能夠達成全人類都能幸福、至善的世界,即使是犧牲自己也再所不惜。
少年愛著人類,愛著善、愛著慈愛的世界。

然而少年太天真了。
飛濺的鮮血、痛苦的哀嚎聲傳遍整個戰場。
惡,是的,人類是卑鄙且下賤的。
少年意識到這點時已經太遲了。
即將到來的失敗可說全是自己的責任,他可以背負一切,但他絕不允許跟隨自己的這些人的犧牲毫無意義。

——再一次,只要再一次就好。
在瀕臨死亡之際,少年朝天空祈禱著。

第二次,少年認為連絕不該背叛之物也背叛了的舉動是有其價值的。
因此他將擋在前方之物剷除,把自己視為棋子竭盡所有——
失敗,又失敗了。
第二次依然,然而這次少年並沒有憎恨任何事物。
或許是違逆了神,或許是哪個環節的錯誤......少年已經沒有餘力想這麼多了。
就這樣,闔上眼。

第三次,沒有預料的來臨。
連少年自己本身都感到意外,擁有再一次的機會或許是神所做的些許寬恕。
不,想多了。

驅逐世上所有的惡,創造出一個萬人都幸福快樂、萬人都擁有善性、萬人都完美無缺的世界。
這是少年認為的真正的世界。

——救濟全人類,是如此狂妄的願望。



「四郎。」靜默著的童謠出聲,她的表情中帶有著些許的不愉快。
「這是Bad End吧?怎麼會是這種故事。」
「噢,那還真是抱歉了呢。」淡然笑道,天草的表情中並不帶有任何歉意。
「唔,再說,你說的不會是你自己的故事吧。」女孩鼓起臉頰以示抗議。
「嗯......?」一旁的傑克並沒有說什麼,就只是靜靜聽著。
攀附在男子右肩上的手牢牢抓著,仔細盯著書籍。
也許她根本從頭到尾沒在聽天草講的話,就只是眼神聚焦於書本上的文字。

「自己的故事是嗎?啊啊——」
或許吧,是誰的故事呢。

故事的結局為何?
僅能知道故事的主角,那個少年——至今依然作著夢。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