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這邊是Mia大家好!是在Fate圈打滾的台灣人//日服的FGO跟國服的都有摸uwu
主推天エド!!通常只要有坑都會進去踩踩看(?
天草All!All伯爵!
會寫一點文章偶爾畫畫圖,請多指教!!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結果我搞了很久才放上來(??
*私心up(O
*OOC有



"咻——"強而有力的風自召喚儀器中陣陣吹出。

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即使如此依然十分震撼。
當親自目睹新的助力現身於自己面前的當下,所謂的興奮感便會油然而生。
即便來到迦爾底亞已有一段時間,那台召喚儀所帶來的奇蹟依舊令人驚嘆。

突然,一些小小閃耀著的綠光在召喚儀器底下點亮出點點的光芒。
「咦......?」是怎麼了?
從沒遇過這樣的情況。
正當疑惑之際,銀白色的光束已經向上篡起,周遭的風吹得比剛才更加大,讓人有些站不穩。

要發生什麼事了嗎......!
有股直覺在心中浮現。
一陣白光照耀過後,一個人影在召喚儀上出現。

閃耀著猶如太陽一般光輝的人。
這是第一印象。
怔怔地望著有著麥色肌膚、褐色髮絲的從者,不經意脫口而出了——

「啊......?」
「余的名字是奧茲曼迪亞斯,王中之王。
妳,是召喚余的魔術師?」男子露出有些不悅的面容,「妳剛剛那個"啊?"是什麼意思。」
「不,那個、我只是一時反應不過來......」戰戰兢兢的回答。

這是第一次召喚出王、真正擁有強大實力的王。對於自己來說衝擊力可說是難以消退。
正定下來仔細觀察男子的穿著及容貌,還有手裡拿著的那根......棍子?
以藍色及黃色相間漆上顏色,頂端向下捲起像鉤子的弧度。以及麥色肌膚配上褐色的髮絲,金色的飾品閃閃發亮。
難不成是......埃及?

「反應不過來?哼,若是被余的光輝嚇到也罷。
有機會目睹太陽之王的光輝,對於妳這種魔術師來說已是最高級的榮耀了。」
太陽之王......!
腦中閃過一個名字,並非明確、若是稱錯可萬萬不得。
「是、我是Mia。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魔術師,您的光輝的確令我感到訝異。
敢問太陽王大人......請問您是——法老嗎?」

就如同廢話一般。
金......不、能夠形容這位王的顏色恐怕不是金色,而是褐色。
褐色的從者挑了挑眉,「見余這身打扮妳還覺得余的身份會是什麼?魔術師。
連這點都看不出來,作爲召喚余的人、妳似乎還不夠格。」

「您說得對,我也認為我並沒有資格擔任任何從者的御主。
資質平凡、也沒有做多餘的努力,被大聖杯選上也只是湊巧。
——若是我這樣的人也能召喚出像您這樣偉大的王,這應該是我作為魔術師生涯中最高的巔峰了。」淺淺的笑了笑,一如往常地說出自卑的言語。
太陽王只是盯著,並沒有開口。
良久,他笑了起來。
「妳認為僅僅是召喚出余就是妳的巔峰?太天真了,所謂的巔峰為何就讓余來讓妳明白。余所行使的功業即便是全能的神也會感到絕望!
縱然余對妳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如此看輕自己的妳稍稍的令余有些不滿啊。」

是引導還是帶領?這番話其中的意思對自己而言是難解。
或許是從沒有過這樣的人對自己說過這樣的話,腦內的思緒似乎跟不上。

眨了眨眼,並沒有開口回話。
而太陽王則是繼續說道:「即使只是支配底下的眾生之一......妳說妳叫Mia?」
「是的、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大人。」直直的,說出心中的那個名字、那份答案。
「齁?妳已經知道了啊。」太陽王並未感到驚訝,只是帶著狂妄的笑顏。
「好歹也是召喚出余的人,想必妳是有相當的資質。
雖然余剛才說了巔峰——倒是說開始才對。
祝賀吧魔術師,今後還得一起關係相處呢。」

「好、好的!!」誠惶誠恐的點了點頭,接著從口袋中摸出一個東西遞給對方:「請您收下這個。」
拾起手中的東西,太陽王疑惑道:「這是什麼?」
外型是圓的,以一根塑膠棒插入其中的一根——
「這個是棒棒糖喔!」揚起笑顏回道。
以往的慣例只要是召喚到新的從者都會給予這小小的東西,當作是贈禮之類的。
作為自己擔任御主的一點點小心意。

被帶領的感覺是什麼呢?
也許至今以來的自己從沒感受過,在自己身邊僅是站在同一條路一起向前的人。
並不是以從者的身份,更不是以王的角度——而是朋友。
然而,第一次有個王這麼說了:
由余來帶領你邁向開始。

追隨著......是吧。
這次、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色嗎?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