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這邊是Mia大家好!是在Fate圈打滾的台灣人//日服的FGO跟國服的都有摸uwu
主推天エド!!通常只要有坑都會進去踩踩看(?
天草All!All伯爵!
會寫一點文章偶爾畫畫圖,請多指教!!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年齡操作:愛德蒙—20、天草—17
*就當成是戀愛喜劇看待就好了(??

美好的早晨,新的一天。
本應是值得充滿期待的,但此時的愛德蒙卻嘆起氣來。
最近常有一個莫名其妙的人硬是要纏著自己,對此、他感到十分困擾。

「怎麼了嗎?」坐在桌子另一頭名為天草四郎的白髮男子出聲,「看你一直在嘆氣。」
嘴裡咬著吐司,他帶著含糊不清的語調問道。

「說過多少次不要邊吃邊講話了......」露出無奈的面容,愛德蒙邊抽起桌上的面紙在天草的臉頰上擦了擦。
「抱歉抱歉。」天草笑了笑,像是個聽話的孩子一般乖乖的讓著愛德蒙動作。

「所以,是什麼事情讓愛德蒙你如此煩惱呢?」天草揚著笑顏——那份笑容彷彿讓周遭的空氣都溫暖起來,那樣的耀眼。
「嘛、說來話長。」抓了抓頭,愛德蒙看似十分無奈。

打趣的看著男人的表情,天草單手托著臉頰。
「嗯?既然如此......」眼神瞄向手錶,長針已經指到5和6之間。
「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回來再跟我分享吧,我想知道更多你的事。」說完便將最後一小塊麵包吞下肚後然後站起。

他將身體向前傾了些好讓手能伸到愛德蒙的臉頰旁,接著憐惜的撫了撫男人的臉頰。
對於這樣有些親密的舉動愛德蒙早已習以為常,但每一次的觸碰都能為自己創造不同的感覺、每一次都是那麼令人心動。
「——晚點見。」帶著深沈卻不失溫柔的語氣,天草拎起書包往門口走去。

而愛德蒙只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心中的悸動始終尚未平復。
縱使情感日復一日規律正常運作著,他仍然有時候會彆扭的抗拒著那份感情、說明白一點——也許只是作為愛德蒙•唐太斯這個人的自尊。

單手扶了扶額頭,另一隻手則碰了碰方才被觸摸的臉頰。
霎時雪白的面頰浮上一抹紅暈,即便這是每日都會做的舉動、但卻絲毫沒有習慣的一天。
於指尖傳遞的溫度久久不得褪去——

良久,愛德蒙便開始收起碗盤,接著開啟水龍頭,悠閒的洗著碗盤。
對於已經是大學生的愛德蒙來說,去學校的時間跟天草比起來差了很多,大學確實是比較自由。而相較起來課業也並非如此重,也因此大部分的家事都是他做。
四周頓時安靜下來,僅有水聲以及碗盤碰撞的清脆聲響,除此之外的聲音為無。
如此清閒的時刻讓愛德蒙想起近來持續在腦海中糾纏著自己的煩惱。
自己一個人的時間是最麻煩的,通常一個人想東想西也沒人能傾訴。
「唉。」然後,他又嘆了一口氣。

此時,門鈴聲突然響徹整個室內。

"叮咚"

愛德蒙感到疑惑:這時間會有人......?嘛、可能是天草忘了拿東西吧。
說著便緩慢步向大門,接著打開門。
就在這個當下,後悔了,可惜太遲了他已經將門打開了一點點。接著下意識一個用力想要把門關上,不料門外的人已經將手擋在門板上不讓他關上門。

嘖,這傢伙動作真快。
愛德蒙不悅的蹙起眉頭,早知道該多想一秒的、這下可好了,自己找自己麻煩。

「你到底想幹嘛?」握著門把,愛德蒙藉著門的細縫盯著來人。
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不想談,畢竟......
『請、請再考慮一下!!愛德蒙先生!』死命抓著門板頭髮看似有些雜亂的男子大聲說道。
喂喂,別開玩笑了啊這音量、吵到鄰居很麻煩的。雖然登門拜訪這點在外人看來應該有心到令人感動——去你的,根本是騷擾。
「就說了不要。」像是想馬上結束話題,愛德蒙一口回絕。

皮膚黝黑,頭髮上有一堆紅色珠子製成的髮飾,手上不知道戴了幾個環、臉頰上還有幾條黑色的紋印,怎麼看都像是從事不良事業的人。
說起來為什麼這個人會找上自己也是一段冗長的回憶、不堪回首的錯誤。

『我是,不會放棄的!!』對方抓著門板的手更加使力。
金黃色瞳硬是和愛德蒙血色的瞳對峙著,反而讓愛德蒙更加反感。
「就說你這種人很......」不料愛德蒙一個失力,門隨即被推開。
男子一個向前張牙舞爪的抱住愛德蒙的腰,死皮賴臉的說道:『在你答應之前我不會放手!』

第一次被人這樣抓著腰,由於出自於意外、會讓人手足無措也是當然的。
「媽的,智障!!快放手!!」這下換愛德蒙慌了起來。
『不要,你不答應我不放手就這麼簡單。』男子堅定、冷靜點說道。

這種敬業精神見鬼去吧!!!
嘖,不知道究竟是造了什麼虐會讓自己遭遇到這種這麼麻煩的事。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