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這邊是Mia大家好!是在Fate圈打滾的台灣人//日服的FGO跟國服的都有摸uwu
主推天エド!!通常只要有坑都會進去踩踩看(?
天草All!All伯爵!
會寫一點文章偶爾畫畫圖,請多指教!!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翻译成简体了(*゚∀゚*)!!希望会喜欢!)

纯白洁净的屋内,书本、物品整齐的排列于架上,看似有条有理。
地上也没有任何灰尘,打扫得一尘不染。
可预见屋主是个心思细腻、十分细心的人。
在如此令人惊叹、均衡的配置下,仅有一个违和点。
位于屋内的角落边有张普通的单人床,床上躺着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人。

倏然,男子睁开双眼。
微微撑起身子,尚未明白自己的处境的他眯起细致的双瞳仔细环视整个房间。
接着他尝试要离开床铺,一个东西却阻碍了他的行动。
朝向扯着自己的东西看去,他愣住了。

在他的脖子上系着——锁链。
银色链子散落在床上、床缘甚至是地板,像是绽放的花朵一般。
在支撑床铺的木头上捆绑了好几圈,看似想脱困也很难。
不知链子究竟有多长。然而无须解答,那彷佛是在反应想将男人紧紧绑在床上的——
那股 执着。

"喀啦"
深层、清脆的音调响起。

对此景象不解、正感到些许错愕的他注意到那个靠着墙角,十分面熟的身影。
“天草四郎,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沉稳的开口质问道。
“你醒了啊?”天草站起,缓缓朝男子走去接着托起他的下颚:“就如你所看到的,这个意思——爱德蒙。”
瞪视着天草,爱德蒙不悦道:“动机。”
“哪需要什么动机呢,嘛、是这样吧。
想一直听见你的声音、想呼吸到一样的空气、想一直一直看着你......我,想得到爱德蒙你的一切,仅此如此。”天草笑着回应。
“——这样你就满意了?”
“能有什么事比获得你的所有更加令人向往的事吗?”天草的另一只手抚上爱德蒙的脸颊,有些怜爱的摸了摸。

什么情、什么爱,都无所谓。
解释任何理由都没意义。
我只是想让你变成我的所有物——禀持着那份强烈的执着罢了。
强欲?啊啊,就是这么回事、诚如你所说。

纯白洁净到不自然的屋内,充斥着扭曲的混浊。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