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這邊是Mia!!
會寫一點文章偶爾畫畫圖,請多指教uwu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超久沒更新,立刻浮水以示存活(沒
很久以前打的”三件物品,一篇文章”
很隨便的耶以前怎麼這麼會打文......

Start☆—>

這裡曾是她所存在過的地方。

那時正值春季,喜歡鹿的她抱著從廣場裡的鹿群中拐到的一隻小鹿開心的蹭著。
「鹿——真的好可愛好可愛啊,你也這麼覺得吧?」她露出燦爛的笑容興奮地這麼問我。
長髮飄逸在空中,散發出甜甜的香氣,再加上那份甜美的笑容。
啊啊就是那個笑容,只要能看到那份笑容一切的一切的都無所謂了。
她的笑容是我活著的意義。
「嗯......啊、是啊。」我敷衍的回答對方。
「欸?你在敷衍我嗎?」她將頭轉向我然後微微偏了頭,眨了眨眼。
「不、沒有啦,我沒有。」
「是——喔——?」她臉上充滿狐疑,將身體稍微往我身上靠近了一點。
「是啊、相信我吧。」我輕輕笑了笑。
她沈默了一下,接轉回頭去蹭鹿。
這時風吹起了,櫻花樹上的櫻花被風吹得一片一片掉落。
那是令人眩目、落英繽紛的風景,十分美麗。襯托在她的身上更是完美。
「我啊。一直都相信著你喔!」
相信——是嗎?
我也是,
一直都是如此。
現在是,未來也是。

之後偶爾你會輕微的咳嗽,當我關心你時,妳總是說沒事、叫我放心。
雖然還是會擔心,但既然妳都這麼堅持了。
我相信你。

直到那一天,我的信任、我的一切都毀了。
幾天未見打電話或傳訊息也沒回,心想是不是有什麼警急的事情。
由於十分擔心,於是我迫不得已到她家找她。
開門的是她的弟弟。「——咦?你竟然不知道嗎?姐姐她......」

在我毫無準備的狀況下知道了事實。
她,去世了。
在幾天前因為肺炎發作住院然後去世。
她從來沒提過、她有這樣的疾病。
儘管忍受著病痛她還是依然微笑著說著謊。
啊啊——為什麼呢?為什麼不跟我說事實。
如果是因為怕我擔心那樣的理由太蠢了啊笨蛋。
如果時間可以回來,還想要——再見上一面啊。
無論是罵笨蛋還是什麼都好、即使痛苦哭也沒關係,為什麼要逞強、為什麼什麼都不說。
在離開前她的弟弟把一封信給我,說是她寫給我的。

"抱歉、對不起。
我想無論說多少次你都不會原諒我吧。
沒關係、真的,我早就有被你討厭的覺悟了。無論如何背叛你的信任的都是我,你可以把我忘記、不對,請務必把我忘記。
請原諒我任性的希望你這麼做、不,我可能已經任性很多次了,這次是——最後的任性、也是願望。
反正我也不在了,你可以自由了,像隻鳥兒一樣在空中翱翔。
不用顧慮任何事、少了我你一定能更加亮眼。
畢竟我也希望你能開心笑啊。
所以、不要自責
把錯怪在我身上就好了。
你全部的負面情緒都由我來接受。
因為我最喜歡你了,

謝謝你,還有對不起傷害了你。
然後、再見。"

看完信的同時,我下定了決心。
將有關你的訊息全部刪除、有關你的物品全部燒掉,把你存在過的痕跡全部消除。

我啊,願意忍著心痛及不捨實現你的願望,因為我最喜歡你了。是的,我一定不會再遇到比妳更好、更喜歡的人了。
清除直到最後,只剩下唯一一個妳送給我的東西。
一隻用木頭雕刻的鹿,小小的木雕。
我將它埋在庭院的土裡,在那邊播下一顆種子。
那是我唯一能弔唁妳的地方,留一點點痕跡——也沒關係吧。
偶爾也讓我任性一下吧,妳也明白吧、我是絕對不可能忘了妳的,即使妳的一切都消失了。

嘛、這麼說來,我才是最先背叛的人吧。
我啊其實,



討厭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