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這邊是Mia大家好!是在Fate圈打滾的台灣人//日服的FGO跟國服的都有摸uwu
主推天エド!!通常只要有坑都會進去踩踩看(?
天草All!All伯爵!
會寫一點文章偶爾畫畫圖,請多指教!!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占Tag抱歉

听说国服黑天草黑翻天了uwu
天草 很强喔
昨天带天草单挑ぐだぐだ本能寺的无间地狱
虽然关卡不难 但看到一堆人带孔梅才过 你说呢?

--我嫁天草是单挑王--

*是(雷雷)御主的爽文注意
*聽說是要紀念伯爵可是我真的廢了很久沒打完
*OK?

寧靜的微風吹過,位於迦爾底亞頂樓的天台上,女孩正躺在地上閉著雙眼享受著這得來不易的時光。
正因拯救了人理,天空放晴了。
能走到這一步是透過很多人的幫助,所長、達文西醬、瑪修......還有絕不能忘記的——Dr.羅曼。
能有如此悠閒的時光是經過很多努力換來的,因此格外的令人珍惜。

地板是生硬且冰冷了一些,躺在上面難免會不太舒服,但這些小事女孩並不在意。
只要能像這樣躺著看著晴朗的天空,至於是在什麼地點不是很重要。
閉著雙眼,用心感受微暖的陽光照射。
真是......和平呢。
是的,不知道是能維持多久的和平。至少,把握好現在。

這時,一個清脆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的響起,最終停止在女孩的頭上方。
女孩並沒有馬上睜眼端看來者,她只是慢條斯理地緩緩睜開雙眼。

「今天,不是跟那個埃及法老膩在一起嗎?」來者如此問道。

「太陽王他跟著朋友出去破壞裝載寶物的門。」坐起身,女孩帶著淺淺的回應。
「我想應該等下就會回來了。」
畢竟殿下他可是很強的,真要說的話那些門大概三兩下就被解決掉了吧。

「所以,妳才一個人在這裡躺著。噢?還真是個不好找的地方。」
「呵。」聽到對方的話女孩不禁笑出聲:「即使是個難找的地方你還是找到我了啊——avenger。」
「哼。貴為我的御主,妳可別擅自出這種沒意義的謎題啊。」無奈笑了笑,語畢avenger——愛德蒙•唐太斯也走到女孩身旁坐了下來。

「天空......好漂亮。」女孩像是在喃喃自語般,眼神凝視著湛藍的天空。
「嗯。」愛德蒙沒趣的簡短回答。
確實,如此美麗光亮的天空與那裡(伊夫堡)不同。少女就是應該在這樣的光輝下邁出步伐並且持續的向前邁進。
她可是,戰勝了復仇的代表——巖窟王的漆黑火炎。
為自己帶來勝利、帶來希望的女孩,何嘗不是走在光明之路上?
與自己是那樣的不同。

「倒是雖然在監獄塔就有感受到一些了,妳也真是個了不起的御主啊。稍微是讓我吃了一驚。」
「此話怎麼說?」
「能夠跟大量的英靈簽訂契約,尤其是還有那兩個散發出獨特氣場的英靈......我說你,沒問題嗎?」
眨了眨眼,女孩停頓沒回話。
良久,她啟唇說道:「怎麼會有問題呢。」
那是個確信,且充滿自信的回答。

「——」愛德蒙並沒有回應。
自己有什麼狀況女孩自己明白,但她只是像這樣什麼都不說。或許是覺得自己能解決問題,又或者......只是在逞強,為了不讓周遭的人擔心。

然而,無論是什麼理由都無所謂。

愛德蒙站起身,正如平常的所做所為一樣,自顧自地朝天臺的出口走去。
「要走了嗎?」女孩隨口這麼問道。
緩緩的,愛德蒙用彷彿沒有的細小聲音回道:「嗯,沒事了。」接著頭也不回的離去。

聽著逐漸遠去的腳步聲,女孩只是輕輕的偏了頭。
「還真搞不懂呢。」
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女孩並沒打算多想其他的事情,就這樣沈浸在柔和的光芒之中。


就算想要一個人奮鬥也無所謂,就算想要一個人承受也無所謂。
我(愛德蒙•唐太斯)——一定會在妳身邊的。
作為妳的共犯者,作為妳的Avenger。
回應妳的呼喚,並與妳一同向前。

【突然想到那個禮裝也能寫文】

•不過禮裝的正式介紹也還沒出來,現在就只是腦補而已(??
•摸不太到童謠(愛麗絲)跟傑克的個性 將就將就(欸
•OK?

=>

白白小小的雪自天上飄落於地面,像是宣告著冬天的來臨般雪白的天使自天上降臨。
此時的迦爾底亞也正為了即將到來的聖誕節而上上下下都在忙碌著。不,說是忙碌也不盡然,基本上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都在玩樂中進行。
——今日的迦爾底亞依舊和平。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白髮少年有幸脫身逃離混亂的佈置現場。
正當鬆一口氣之際,彷彿就在這時被抓包一般,後方一個女孩的聲音叫住了他。

「是四郎——!」
不禁一顫,少年轉頭看向來者。

穿著歌德服飾的女孩帶著笑容站在前方,兩撮辮子小小搖曳著。
記得這女孩是叫童謠,似乎是來自童話——不切實際的存在。
「童謠,有什麼事?」一如往常,少年——天草四郎輕輕蹲下到與女孩的視線一樣的高度。
「四郎怎麼會在這裡?大家不是都在大廳跟Master 一起佈置嗎?」偏了偏頭,女孩問道。

嗯,被抓包了呢——真沒辦法。

「哈哈、因為有點事就......」天草苦笑著回應。
少年的話還沒說完,一個急促的腳步聲立刻嵌入耳膜。
「呼呀——?」看到少年,聲音的主人立刻佇足。
「童謠、在這裡哇。」眨了眨眼,穿著單薄的女孩說道。

就在這時,童謠的腦中閃過一個主意。
「傑克,一起玩吧。」
「欸?」
「所以說四郎你是偷偷跑出來的吧?作為懲罰,我要求你做一件事。」
「只要是不過分的要求,我盡力。」

「既然你都跑出來了,那麼就唸故事給我們聽!」



不知道為什麼演變成這樣。
既然都被抓到了也不好意思拒絕。
這麼說來,故事是要說什麼呢?
曾聽說童謠討厭壞結局,那麼——

天草坐在椅子上,傑克則攀附在少年的右肩上,童謠則穩穩的坐在少年的大腿上。
輕輕翻開書本,並沒有照著書本上的內容,少年開口:「我要講一個為了理想與和平的少年的故事。」



少年來自一個小島,自小就被冠上「奇蹟之子」的稱號。
他所行使的奇蹟是當時的人們憑空捏造出來的,真正的他並沒有這種能力。
少年未被稱為聖人,然則卻也因為這個偽造的奇蹟帶來了希望,對眾人來說的他是救贖。
背負著虛偽的名號,少年就這樣在他人協助欺騙眾人中在島上渡過了十五年。

是誰呢?當初是誰編造少年是奇蹟之子的謊言呢?無從得知,又或許少年覺得沒有得知的必要。
單純的希望世界能和平,沒有戰爭、沒有暴政,這是少年唯一的願望。
縱然身邊的人所做的事與他的理想相距甚遠,少年依然故我地向上天祈求著。

然後在少年十六歲時,那件事情發生了。
因興建島原城增加的財政負擔、長期的天災與嚴重的賦稅問題終究造成了人民的反彈。
叛亂固然無法避免,少年被推舉上最高的領導位置。
只是個御輿,那又如何?
對於少年來說,能夠達成全人類都能幸福、至善的世界,即使是犧牲自己也再所不惜。
少年愛著人類,愛著善、愛著慈愛的世界。

然而少年太天真了。
飛濺的鮮血、痛苦的哀嚎聲傳遍整個戰場。
惡,是的,人類是卑鄙且下賤的。
少年意識到這點時已經太遲了。
即將到來的失敗可說全是自己的責任,他可以背負一切,但他絕不允許跟隨自己的這些人的犧牲毫無意義。

——再一次,只要再一次就好。
在瀕臨死亡之際,少年朝天空祈禱著。

第二次,少年認為連絕不該背叛之物也背叛了的舉動是有其價值的。
因此他將擋在前方之物剷除,把自己視為棋子竭盡所有——
失敗,又失敗了。
第二次依然,然而這次少年並沒有憎恨任何事物。
或許是違逆了神,或許是哪個環節的錯誤......少年已經沒有餘力想這麼多了。
就這樣,闔上眼。

第三次,沒有預料的來臨。
連少年自己本身都感到意外,擁有再一次的機會或許是神所做的些許寬恕。
不,想多了。

驅逐世上所有的惡,創造出一個萬人都幸福快樂、萬人都擁有善性、萬人都完美無缺的世界。
這是少年認為的真正的世界。

——救濟全人類,是如此狂妄的願望。



「四郎。」靜默著的童謠出聲,她的表情中帶有著些許的不愉快。
「這是Bad End吧?怎麼會是這種故事。」
「噢,那還真是抱歉了呢。」淡然笑道,天草的表情中並不帶有任何歉意。
「唔,再說,你說的不會是你自己的故事吧。」女孩鼓起臉頰以示抗議。
「嗯......?」一旁的傑克並沒有說什麼,就只是靜靜聽著。
攀附在男子右肩上的手牢牢抓著,仔細盯著書籍。
也許她根本從頭到尾沒在聽天草講的話,就只是眼神聚焦於書本上的文字。

「自己的故事是嗎?啊啊——」
或許吧,是誰的故事呢。

故事的結局為何?
僅能知道故事的主角,那個少年——至今依然作著夢。

非常可以^q^
覺得官方有推👍

放一下之前畫的學趴囉的尼托克里絲醬^q^

之前想了一個有點小大的FGO學園趴囉計畫
不過因為沒人陪所以就只能自己玩了......(
想問有人有興趣嗎(*゚∀゚*)?如果有的話我可以講一點詳細
啊、主要是以文企為主 當然如果有繪畫也很歡迎...!

*結果我搞了很久才放上來(??
*私心up(O
*OOC有



"咻——"強而有力的風自召喚儀器中陣陣吹出。

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即使如此依然十分震撼。
當親自目睹新的助力現身於自己面前的當下,所謂的興奮感便會油然而生。
即便來到迦爾底亞已有一段時間,那台召喚儀所帶來的奇蹟依舊令人驚嘆。

突然,一些小小閃耀著的綠光在召喚儀器底下點亮出點點的光芒。
「咦......?」是怎麼了?
從沒遇過這樣的情況。
正當疑惑之際,銀白色的光束已經向上篡起,周遭的風吹得比剛才更加大,讓人有些站不穩。

要發生什麼事了嗎......!
有股直覺在心中浮現。
一陣白光照耀過後,一個人影在召喚儀上出現。

閃耀著猶如太陽一般光輝的人。
這是第一印象。
怔怔地望著有著麥色肌膚、褐色髮絲的從者,不經意脫口而出了——

「啊......?」
「余的名字是奧茲曼迪亞斯,王中之王。
妳,是召喚余的魔術師?」男子露出有些不悅的面容,「妳剛剛那個"啊?"是什麼意思。」
「不,那個、我只是一時反應不過來......」戰戰兢兢的回答。

這是第一次召喚出王、真正擁有強大實力的王。對於自己來說衝擊力可說是難以消退。
正定下來仔細觀察男子的穿著及容貌,還有手裡拿著的那根......棍子?
以藍色及黃色相間漆上顏色,頂端向下捲起像鉤子的弧度。以及麥色肌膚配上褐色的髮絲,金色的飾品閃閃發亮。
難不成是......埃及?

「反應不過來?哼,若是被余的光輝嚇到也罷。
有機會目睹太陽之王的光輝,對於妳這種魔術師來說已是最高級的榮耀了。」
太陽之王......!
腦中閃過一個名字,並非明確、若是稱錯可萬萬不得。
「是、我是Mia。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魔術師,您的光輝的確令我感到訝異。
敢問太陽王大人......請問您是——法老嗎?」

就如同廢話一般。
金......不、能夠形容這位王的顏色恐怕不是金色,而是褐色。
褐色的從者挑了挑眉,「見余這身打扮妳還覺得余的身份會是什麼?魔術師。
連這點都看不出來,作爲召喚余的人、妳似乎還不夠格。」

「您說得對,我也認為我並沒有資格擔任任何從者的御主。
資質平凡、也沒有做多餘的努力,被大聖杯選上也只是湊巧。
——若是我這樣的人也能召喚出像您這樣偉大的王,這應該是我作為魔術師生涯中最高的巔峰了。」淺淺的笑了笑,一如往常地說出自卑的言語。
太陽王只是盯著,並沒有開口。
良久,他笑了起來。
「妳認為僅僅是召喚出余就是妳的巔峰?太天真了,所謂的巔峰為何就讓余來讓妳明白。余所行使的功業即便是全能的神也會感到絕望!
縱然余對妳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如此看輕自己的妳稍稍的令余有些不滿啊。」

是引導還是帶領?這番話其中的意思對自己而言是難解。
或許是從沒有過這樣的人對自己說過這樣的話,腦內的思緒似乎跟不上。

眨了眨眼,並沒有開口回話。
而太陽王則是繼續說道:「即使只是支配底下的眾生之一......妳說妳叫Mia?」
「是的、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大人。」直直的,說出心中的那個名字、那份答案。
「齁?妳已經知道了啊。」太陽王並未感到驚訝,只是帶著狂妄的笑顏。
「好歹也是召喚出余的人,想必妳是有相當的資質。
雖然余剛才說了巔峰——倒是說開始才對。
祝賀吧魔術師,今後還得一起關係相處呢。」

「好、好的!!」誠惶誠恐的點了點頭,接著從口袋中摸出一個東西遞給對方:「請您收下這個。」
拾起手中的東西,太陽王疑惑道:「這是什麼?」
外型是圓的,以一根塑膠棒插入其中的一根——
「這個是棒棒糖喔!」揚起笑顏回道。
以往的慣例只要是召喚到新的從者都會給予這小小的東西,當作是贈禮之類的。
作為自己擔任御主的一點點小心意。

被帶領的感覺是什麼呢?
也許至今以來的自己從沒感受過,在自己身邊僅是站在同一條路一起向前的人。
並不是以從者的身份,更不是以王的角度——而是朋友。
然而,第一次有個王這麼說了:
由余來帶領你邁向開始。

追隨著......是吧。
這次、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色嗎?

(放一下(??

•名字是Mia,是個極為普通的魔術師。
•並沒有突出的才能,認為被大聖杯所選上只不過是湊巧。
•喜歡閱讀歷史相關的書籍,有興趣的傳說或史實會翻閱各種史書以搜集資料。
會來回閱讀這些書籍直到背起來的境界。
•對於第一次看到的使役者會上下打量、來回觀察,從容貌打扮及配件上試著猜出使役者的真名及來歷。

•通訊器之類的隨身攜帶的通訊設備上的桌面跟鎖屏是朋友家心儀的使役者的偷拍照(飛哥表示無奈(X
•對自己家的使役者很好,善於觀察、總是能發現一些細微的事。
•反應很快,可以第一時間察覺到異樣。
•平時總是傻傻的,很愛笑,並不會對小事鑽牛角尖
•怕冷,超怕
•隨身攜帶棒棒糖,常分給自己使役者、其他的Master跟迦爾底亞的大家
•即使打輸了也沒關係,非常信任自己的使役者
•常常去拐別人家的使役者(X



Master篇:

1.開始遊玩年月?

2016/4/4



2.主角選用哪個形象:咕達男或咕達子?(如有自家Master的個性設定也可以順便說一下)

咕達子(*゚∀゚*)

設定大概就:普通的魔術師、善於觀察、怕冷、愛笑、隨身攜帶棒棒糖、愛歷史、隱性自卑屬性(O)



3.首抽英靈?

蒸氣王、刷哥、飛哥



4.第一次抽到的五星?和對該從者的感想或使用心得?

奧茲......雖然很想這麼回答但其實第一個出現的是玉藻

對王中王比較有心得啦畢竟是愛(喔


玉藻的話......基本上對良妻沒有很大的興趣,不過攻擊跟升等的聲音真的是超可愛wwww開寶具有專屬BGM<—第一印象

A卡性能破錶好(O)作為輔助真的很好用



5.挑一位你有的四星說說對他/她的看法?

挑個兩個(*゚∀゚*)


飛哥—>首抽抽到這麼久等級依然只有那樣作為御主我感到非常抱歉!!(喂

然後一瞬間就被剛抽到的王中王追過等級我真的是在80你、非常抱歉!!(淦

雖然是屠龍的但不開技能攻擊龍的傷害其實也沒那麼高,導致我常常在螢幕前說:欸,你不是屠龍的嗎(X

但血量真的是滿坦的...


尼克托克里絲—>第一張呼符就抽到的埃及小天使

聲音很萌——!!攻擊的那個白白的小東西也好可愛^q^

因為是埃及人所以被我各種多加愛護(O

看了劇情翻譯以後:天哪這屬性太可愛了(´艸`)完—全—可—以——!



6.聊聊你組隊的常規配置?(可以說全部成員或是隊伍裡的一部分成員)選用從者是以怎樣的依據或有無偏好?(例如喜歡攻擊強的、產星高的等等)

一般而言王中王在第一位是理所當然的(?)

但因為最近打劇情需要而必須放後面一點 六章阿薩辛很多欸((

通常會一直改配置啦依劇情需要

當然個人偏好把喜歡的角色放在最前面不會變(O



7.初期開始玩的時候,隊伍愛用(但現在比較少用)的英靈?

初期隊伍喔......應該是飛哥跟德翁

因為也只有兩隻四星所以理所當然就都用這兩隻打天下

但現在因為有五星所以比較少用了是真的



8.挑一位組隊愛將,或是可當現在隊伍代表/靈魂人物的英靈?

奧茲曼迪亞斯大人^q^!!!!!

靈魂中的靈魂 各種沒有鎖鏈升不上去的我每天都活在罪惡中(O
在六章不知道擔任多少次救星了嗚嗚


9.喜歡的禮裝?

月靈髓液,無敵狀態三回超好用



10.FGO最吸引你的要素?

個人本身就愛歷史,相較於Fate本傳、GO有更多更多角色出場,也就表示能認識更多角色、探究更多關於他們的歷史。

也有更多是因為愛的關係(??



朋友篇:

11.愛用/常用的支援英靈?

我是EXTRA Class的常用患者(O)以前機乎選支援角色都不切職階(喂

特愛用伯爵跟天草^q^!!

(雖然最近為了打劇情會切職階了啦



特異點篇:

12.序~六章中最喜歡的一章?為什麼?

六章,因、因為有埃及法老^q^!!!!!(盲目



13.有偏好的劇本作者嗎?(如有不喜歡的也請理性陳述)

基本上都不討厭,說偏好的話......我滿喜歡櫻井的。

就算很黒,能寫出讓人覺得"怎麼這麼黒"的作家其實也滿厲害的。



活動篇:

14.目前為止最喜歡的活動?

鬼島活動(*゚∀゚*)!



15.更喜歡跑活動、還是跑劇情?(要講兩者優缺也行)

跑活動很有趣啦 很多角色在活動劇本裡都形象0,而且有種"我在打活動喔"的fu(什麼

跑劇情個人是覺得乏味一點(O



一周年篇:

16.有花錢課金必出五星的福袋嗎?有的話,你抽中的五星是?

哼哼,說好不課就是不課。我是堅定的無課玩家(*゚∀゚*)!!



17.聖杯選擇(或預計)將哪位從者升滿LV100?理由?

哎呀哎呀當然是太陽王^q^!!!!

我家王應該要是最強的!



自由發揮篇:(選填,不回答可直接無視)

18.玩這遊戲過程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

一開始真的沒什麼特別的動力雖然每天都有領登入獎勵但還是沒什麼在玩,所以等級一直沒上去

直到鬼島活動開始聽說可以拿到金時以後有比較認真玩 然後就是抽到王中王以後完全才開始卯起來努力跑劇情

抽卡池大爆死的時候真的是超級苦(

之前鎖海外IP的時候也玩的有點辛苦(´・ω・`)

當然想到自己從者偶爾還是覺得甜甜的、很開心,還有人陪在身邊的那種感覺。



19.對遊戲本身、或自己玩這遊戲有什麼未來期許?

雖然是糞game但還是只能繼續玩下去辣!!

對庄司沒什麼期許啦 居歐就這樣就行了 當然庄司再搞什麼花樣都不奇怪...(

一周年過了還請多指教啦切



20.以上問題沒提到,但想要散發你的愛(或恨):

愛嗎......?

啊啦,要不要來埃及坐坐呢?(淦不要這樣

王中王的絆值對話真是太可愛了......^q^


*年齡操作:愛德蒙—20、天草—17
*就當成是戀愛喜劇看待就好了(??

美好的早晨,新的一天。
本應是值得充滿期待的,但此時的愛德蒙卻嘆起氣來。
最近常有一個莫名其妙的人硬是要纏著自己,對此、他感到十分困擾。

「怎麼了嗎?」坐在桌子另一頭名為天草四郎的白髮男子出聲,「看你一直在嘆氣。」
嘴裡咬著吐司,他帶著含糊不清的語調問道。

「說過多少次不要邊吃邊講話了......」露出無奈的面容,愛德蒙邊抽起桌上的面紙在天草的臉頰上擦了擦。
「抱歉抱歉。」天草笑了笑,像是個聽話的孩子一般乖乖的讓著愛德蒙動作。

「所以,是什麼事情讓愛德蒙你如此煩惱呢?」天草揚著笑顏——那份笑容彷彿讓周遭的空氣都溫暖起來,那樣的耀眼。
「嘛、說來話長。」抓了抓頭,愛德蒙看似十分無奈。

打趣的看著男人的表情,天草單手托著臉頰。
「嗯?既然如此......」眼神瞄向手錶,長針已經指到5和6之間。
「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回來再跟我分享吧,我想知道更多你的事。」說完便將最後一小塊麵包吞下肚後然後站起。

他將身體向前傾了些好讓手能伸到愛德蒙的臉頰旁,接著憐惜的撫了撫男人的臉頰。
對於這樣有些親密的舉動愛德蒙早已習以為常,但每一次的觸碰都能為自己創造不同的感覺、每一次都是那麼令人心動。
「——晚點見。」帶著深沈卻不失溫柔的語氣,天草拎起書包往門口走去。

而愛德蒙只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心中的悸動始終尚未平復。
縱使情感日復一日規律正常運作著,他仍然有時候會彆扭的抗拒著那份感情、說明白一點——也許只是作為愛德蒙•唐太斯這個人的自尊。

單手扶了扶額頭,另一隻手則碰了碰方才被觸摸的臉頰。
霎時雪白的面頰浮上一抹紅暈,即便這是每日都會做的舉動、但卻絲毫沒有習慣的一天。
於指尖傳遞的溫度久久不得褪去——

良久,愛德蒙便開始收起碗盤,接著開啟水龍頭,悠閒的洗著碗盤。
對於已經是大學生的愛德蒙來說,去學校的時間跟天草比起來差了很多,大學確實是比較自由。而相較起來課業也並非如此重,也因此大部分的家事都是他做。
四周頓時安靜下來,僅有水聲以及碗盤碰撞的清脆聲響,除此之外的聲音為無。
如此清閒的時刻讓愛德蒙想起近來持續在腦海中糾纏著自己的煩惱。
自己一個人的時間是最麻煩的,通常一個人想東想西也沒人能傾訴。
「唉。」然後,他又嘆了一口氣。

此時,門鈴聲突然響徹整個室內。

"叮咚"

愛德蒙感到疑惑:這時間會有人......?嘛、可能是天草忘了拿東西吧。
說著便緩慢步向大門,接著打開門。
就在這個當下,後悔了,可惜太遲了他已經將門打開了一點點。接著下意識一個用力想要把門關上,不料門外的人已經將手擋在門板上不讓他關上門。

嘖,這傢伙動作真快。
愛德蒙不悅的蹙起眉頭,早知道該多想一秒的、這下可好了,自己找自己麻煩。

「你到底想幹嘛?」握著門把,愛德蒙藉著門的細縫盯著來人。
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不想談,畢竟......
『請、請再考慮一下!!愛德蒙先生!』死命抓著門板頭髮看似有些雜亂的男子大聲說道。
喂喂,別開玩笑了啊這音量、吵到鄰居很麻煩的。雖然登門拜訪這點在外人看來應該有心到令人感動——去你的,根本是騷擾。
「就說了不要。」像是想馬上結束話題,愛德蒙一口回絕。

皮膚黝黑,頭髮上有一堆紅色珠子製成的髮飾,手上不知道戴了幾個環、臉頰上還有幾條黑色的紋印,怎麼看都像是從事不良事業的人。
說起來為什麼這個人會找上自己也是一段冗長的回憶、不堪回首的錯誤。

『我是,不會放棄的!!』對方抓著門板的手更加使力。
金黃色瞳硬是和愛德蒙血色的瞳對峙著,反而讓愛德蒙更加反感。
「就說你這種人很......」不料愛德蒙一個失力,門隨即被推開。
男子一個向前張牙舞爪的抱住愛德蒙的腰,死皮賴臉的說道:『在你答應之前我不會放手!』

第一次被人這樣抓著腰,由於出自於意外、會讓人手足無措也是當然的。
「媽的,智障!!快放手!!」這下換愛德蒙慌了起來。
『不要,你不答應我不放手就這麼簡單。』男子堅定、冷靜點說道。

這種敬業精神見鬼去吧!!!
嘖,不知道究竟是造了什麼虐會讓自己遭遇到這種這麼麻煩的事。

TBC(??


1 / 2